<sub id="227g7"><sup id="227g7"></sup></sub>

    <optgroup id="227g7"></optgroup>

          <track id="227g7"><em id="227g7"></em></track>
          <acronym id="227g7"></acronym>
        1. 首頁 - 留學資訊 > 《漠河舞廳》爆紅背后 網紅們還有五秒到達舞廳

          《漠河舞廳》爆紅背后 網紅們還有五秒到達舞廳

          發布于:2021-10-31 23:19:16 作者:訪客 閱讀:37

          一座位于中國最北的縣級市,一個連車次都很少的東北小城,一場令二百余人遇難的大火,還有的,是一首有故事的歌,和一位老人的獨舞。柳爽的一首《漠河舞廳》,將漠河這座邊陲小城帶回到了大家的視野中,故事背景為大興安嶺特大森林火災中,一位老人失去了熱愛跳舞的妻子,此后他再未結婚,在懷念妻子的世界中獨舞,令無數網友為之動容。

          依據歌曲內容,當地人依稀猜到了“漠河舞廳”的位置,老板李先生告訴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記者,他曾在店中看見過獨舞的老人,一連來了多日,但只是不了解他的故事。

          《漠河舞廳》爆紅背后 網紅們還有五秒到達舞廳

          歌曲背后的故事

          漠河內外,音樂響起,人們聽見了《漠河舞廳》。

          “我從沒有見過極光出現的村落,也沒有見過有人在深夜放煙火,晚星就像你的眼睛殺人又放火,你什么都不必說 ,野風驚擾我。”

          去年,歌手柳爽以第一視角寫下了一篇《再見了,晚星》,并創作了一曲《漠河舞廳》,歌曲故事背景是,一位老人,在大興安嶺特大森林火災中失去了熱愛跳舞的妻子,在余后時間中,他用獨舞,懷念離世的妻子。

          三十四年前,即1987年5月,一場大火席卷了這座城市,火光呼嘯著蓋在了漠河縣城之上,211條生命葬身火海,五萬余人無家可歸。

          當地記載,大火過后,一排排整齊的民房只剩下孤伶伶的煙囪,到處都是殘墻和斷壁,到處都是焦土和廢墟,過火面積達101萬公頃,直接經濟損失達5億多元,間接經濟損失近70億元。

          終于,城市在廢墟中逐漸找到了新的樣子,但他們,卻再也找不到離去的親人。

          “親愛的康氏,抱歉因為生分,再喚你為康氏,因為闊別許久,無法想象你因為衰老而未曾出現的祥和的相貌??嚯y已過,世界大好,如果有通往另一處日夜不眠的隧道,我將駕駛我深褐色的吉普車,搖下吱吱作響因寒冷而結霜的脆窗,我想向你展示我堅不可摧的禮扣,以及我未有一日曾動搖的思念若渴。”

          一篇《再見了,晚星》,一首《漠河舞廳》,旋律響起,無數網友為之動容。

          一位網友發布微博說,“災難過去了,有的人,選擇與往事共舞,在一個人的舞蹈中一遍遍思念。”

          歌曲作者:時間地點人物真實,進行了自我填充和文學想象

          歌曲以極快的速度在網絡上發酵升溫,人們不禁流淚,這樣的愛情,直擊人心,截至10月30日,這首歌在網易云的達三萬四千余條。

          10月27日,柳爽在個人微博上發布一篇《編輯在逃“晚星”》,提及了歌曲的創作,同時,他談到,“感謝各位媒體記者導演和平臺的重視,這里統一答復:我沒有留老人的聯系方式,并且我在《再見了晚星》里提到,名字也是化名,在簡單攀談不到五分鐘的內梗概里,我只獲知了時間,地點,人物,事件,在經得本人同意后,回京寫文作詞,文章是基于這不到五分鐘攀談的事實背景,進行了很多自我填充和文學想象。”

          其實,在很多漠河人眼中,“漠河舞廳”不僅僅是一首歌,還是一個關于忠貞和堅守的愛情故事,更是一個時代留下的印記。一位漠河的當地人告訴記者:“故事或許有藝術加工的成分,但至死不渝的愛情故事很可能發生在老漠河人當中。”

          當“漠河舞廳”的旋律在網絡上流傳時,漠河市五六火災紀念館副館長馬景春也接到很多電話,作為當年的火災親歷者,當年她是一名初一的學生,記憶有限,她翻閱了火災資料,又到許多相關部門查找,尋訪了火災的幸存者和朋友,但畢竟時隔34年,現有的條件下暫時還未找到一位康姓遇難女士。

          她告訴記者,火災給人留下的記憶是毀滅不掉的,在那場火災中,涌現了很多感人的瞬間。馬景春說,“我其實特別感謝大家、感謝媒體,對漠河的關注,也感謝柳爽,感謝人們沒有忘記這場災難中離去的人,更感謝現在對漠河舞廳關注的人。” 雖然災難已經過去了34年,但漠河的撲火精神及火災故事不僅存在于檔案中,還活在老漠河人的心中。

          舞廳老板表示見過老人

          當地人根據歌曲發表時間和歌中故事,依稀猜出了這間舞廳,它位于一間地下室(經舞廳老板允許后提及),牌匾并不招搖,老板說,舞廳依舊在營業,一張門票5元錢。太陽下山后,音樂和燈光一樣,會打進這間幽暗的房間中。這是這個城市中為數不多的娛樂場所。

          一位網友也告訴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記者,那年柳爽在個人公眾號上曾提及過舞廳的位置,“當時朋友就在漠河,他從被窩里爬起來幫我去找,找到后我跟他視頻看了一下,是一個半地下的屋。”

          “我見過這位老人,只是不知道他的故事。”該舞廳老板李先生告訴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記者,他對照片中的老人有印象,開業之初,老人獨自一人連著跳了好幾天的舞,此后便是斷斷續續的來,“最近沒看到他。”李先生說,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舞廳里有這樣的故事,“當地打電話聯系我,我才知道的,那首歌聽起來很感人。”

          漠河市文體廣電和旅游局在某短視頻平臺上發布了關于漠河的多條視頻,有網友表示,“你們這個公眾號是我見過的文旅系統運營的最好的。”10月30日下午六點,該賬號在短視頻平臺直播時,有22萬余人次觀看,有很多網友評論表示想看看漠河舞廳。

          漠河市文體廣電和旅游局局長馮廣慶告訴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記者,通過這首歌,一首凄美的故事,大家注意到了漠河,“這個故事很感人,一個老人,獨舞了一生。”他表示,舞廳其實是時代的印記,漠河周邊是林區,冬季寒冷,沒有娛樂選擇,當新潮的東西進入這個城市,音樂響起來了,人們可以走到簡易的舞池中間跳舞,“就像在一個沙漠里,終于有小苗破土而出。”

          馮廣慶表示,《漠河舞廳》這首歌像歌曲《成都》一樣,可以說成為當地的一個文化符號,“其實火災對一個城市的傷害很大,對于火災,我們既要有警示左右,也不能忘了當時發生的事情,我們希望這個城市能越來越好。”他表示,未來計劃找到一個合適的位置復原老舞廳的狀態,讓這個符號繼續擴大。

          老人的生活也許在這個城市的某一個角落繼續,像柳爽所呼吁的一樣,不必登門尋找,但火災中離去的人,這個世界里,仍然有牽掛他們的人。

          馮廣慶告訴記者,城市之所以有溫度,是因為人有溫度。

          二維碼

          掃一掃關注我們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本站不擁有所有權,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果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 275777104@qq.com舉報,并提供相關證據,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標簽: #漠河舞廳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sub id="227g7"><sup id="227g7"></sup></sub>

            <optgroup id="227g7"></optgroup>

                  <track id="227g7"><em id="227g7"></em></track>
                  <acronym id="227g7"></acronym>
                1. 女人被粗大的东西猛进猛出_亚洲大尺度av无码专区_两个老外玩我一夜肿了_狠狠色狠狠色狠狠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