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227g7"><sup id="227g7"></sup></sub>

    <optgroup id="227g7"></optgroup>

          <track id="227g7"><em id="227g7"></em></track>
          <acronym id="227g7"></acronym>
        1. 首頁 - 留學申請 > 反詐民警老陳走紅后被舉報 具體情況究竟是怎么回事

          反詐民警老陳走紅后被舉報 具體情況究竟是怎么回事

          發布于:2021-10-14 20:16:49 作者:訪客 閱讀:33

            【反詐民警老陳走紅后被舉報 具體情況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對外不止一次說過這個故事:去年12月,一個安徽的農村小伙子靠背麻袋攢了20萬元,結果被一個名為“動物世界”的平臺全部騙走。他和老陳連麥,說自己準備***。“死都不怕,你還怕啥??!”老陳皺起眉頭激動地拍了一下桌子,“你死了你看不著壞人被繩之以法、被處理的那一天!”那場直播進行了兩個小時,最后這位小伙子被勸服,打消了這個念頭。老陳還給他轉了500元。

          QQͼƬ20211014173902.png

            僅次于劉德華的流量

            老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火的,有一天,老陳的同事、一位95后民警告訴他,他上了微博熱搜,老陳第一感覺是,“不可思議”。

            作為一位反詐民警,老陳的走紅有些意外:他在直播間里和一位“面容姣好”的蘿莉PK,聊及“美女聊天是詐騙”的宣傳內容,對面的蘿莉竟開始面露苦相,她向后撤步,摘下了自己的假發套,蹲下“自首”。原來他是個男的。

            與一位扮相為“西廠公公”的主播PK時,老陳剛說完開場白,“我是反詐主播,你是什么主播?”,“公公”神情立刻慌張起來,“我是搞笑的,哥,我什么都沒干!”

            “主播沒有碰見過警察直播,首先會對我的身份質疑。第二,我沒犯什么事兒,怎么突然有警察來我直播間了?這是一種反差。”那些視頻將老陳帶火后,老陳總結道。

            很快,短視頻平臺方爭相希望老陳在自家平臺直播??焓直緛砗屠详惣s定了在9月3日的7點-9點直播,結果抖音也在同一天找上老陳。“要不9點到11點?”老陳問抖音的工作人員。“最后還是他們更聰明,說5點-7點一場抖音,9點-11點再回抖音,問我能不能堅持,我說:拼了!”

            總共6小時的直播,老陳在兩個平臺的總場次觀看量為1.2億。“今年除了劉德華,總場觀最高的就是我,就在那一天。”他把那天的直播視為流量頂點,此后,老陳徹底闖入了大眾視野,成為流量???。也是在他成為流量的這段日子里,國家反詐中心App一躍成為蘋果商店下載排行榜上的第一名,這件事也登上微博熱搜:“國家反詐App有多牛?”

            9月29日,當我們在秦皇島海港區公安分局與老陳見面時,他已經習慣了媒體的到訪,剛走紅時面對媒體他還會感到緊張,而這時,他可以自若地完成手頭上的工作,緊接著轉過身來,微笑面對鏡頭。

            老陳名叫陳國平,43歲。一張國字臉,當過軍人,緝過毒,走起路來腰背筆直,腳步輕盈。四年前,他開始從事反詐工作。很少人能把警察和直播聯想到一起,事實上,老陳也并不是一開始就想著直播。

            以前,老陳的工作以辦案為主,3個民警1個輔警。辦案最輝煌的時候是在2019年,整個中隊4個人抓捕了68個罪犯。但網絡違法犯罪的案件量在提高,破案難度也大,很多案件破了以后,嫌疑人抓捕成功,但錢財都被揮霍了,受害者的損失追不回來。

            “宣傳才能真正地保護好我們人民群眾的財產安全。”老陳意識到反詐重在預防,預防重在宣傳。但發傳單、走社區顯然不是效率最高的辦法。

            2018年,老陳回家時看到母親正在刷快手短視頻,內容是農村的扭秧歌和牛羊雞。這讓他有些觸動,畢竟母親是個文盲。“我們當時感覺刷短視頻是不務正業、是一種娛樂,但是我發現這個如果用好了,會是一個武器。”老陳說。

            不久之后,老陳自己組建團隊,自己承擔成本,開始在快手上拍攝反詐的小短劇,這項工作至今仍在繼續。短劇雖為老陳帶來了幾萬粉絲,卻難以讓他滿足。另外,一部反詐劇的成本在4000元左右,演員和后期制作都是來自于社會的公益力量,很難穩定。

          QQͼƬ20211014173916.png

            如何找到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辦法?

            那年,老陳開始在快手上嘗試直播。對著鏡頭,念稿子,講案例,但效果并不好。平常只有50以內的人數在觀看,最多也只有400人。短暫直播一個月之后,老陳的賬號還被永久封禁了,原因有些荒謬:他當時患了帶狀皰疹,“齜牙咧嘴、形象不好”。

            從“無人問”到“天下知”

            如果仔細梳理老陳在短視頻上的嘗試,你會發現他成為網紅并非偶然。就像是做一場新媒體的傳播實驗,他不斷更換平臺和傳播方法。在快手直播被永久封禁后,老陳一直等待著重回直播的機會。

            去年9月的一天,他看到中國警察網的官方抖音賬號在直播,老陳第一時間去詢問抖音客服如何開通政務號直播。僅僅三天后,他就成為了第一批開始直播的政務號之一。

            首次直播,他像三年前在快手那樣念稿子,進入直播間的人還是寥寥無幾。他后來看別的主播直播,兩個人打PK,喊著“老鐵,上散票!”緊接著大家開始刷禮物,這些直播間人氣很高。老陳并不喜歡這種模式,他覺得這樣直播有些無聊,沒什么實際的東西。但為什么網友們都喜歡看呢?他想從中汲取些什么,最終得出了結論:網民喜歡熱鬧。

            僅僅兩天的時間,他就轉變了直播的方法,用連麥的方式增加互動,一對一地為受害者做心理輔導。那陣子,本來在100人以內的直播間人數很快破千,后來一直漲到一兩萬。最火的時候,他有過三天漲10萬粉絲的經歷,已經算個“小網紅”。

            但人氣并沒有保持下去。長期如此,直播間人數又回到了一兩百。他嘗試增加直播次數、在直播間免費贈送小禮物,效果并不佳。和主播PK的念頭就是在這時候生起的。“連麥只是一對一,但PK的對象是主播,主播的直播間也有一群人。”老陳想了想,那就PK吧。

            令人驚奇的是,他雖然已是個有皺紋的中年人,但汲取新知識的速度不亞于年輕人,而這種汲取大多數時候都是自發的,并非他人傳授。他聊到自己第一次入駐B站就收獲了6萬多粉絲,“B站很有意思,年輕人很多,黑粉很少”。那一瞬間,他像一個熟知各平臺風格的新媒體專家,但實際上在B站邀請他入駐前,他從未聽說過B站。

            今年8月26日,當抖音已經無法繼續引流的時候,老陳回到快手,開始了第一場PK。再后來,他看網紅主播田斌的直播,每次開場都會說,“我乃‘導獅’田斌,請問你是什么主播?”他總結出來,主播要有固定的風格,比如有屬于自己的開場白。

            那以后,在PK開始時他總要問對面一句,“您好,我是反詐主播,請問您是什么主播?”

          QQͼƬ20211014173928.png

            用清醒面對

            火了對老陳來說意味著什么?

            他聊起一個朋友做網紅培訓,請了一個明星到場,結果對方“耍大牌”。“請我過去,什么都沒有,什么明星不明星的,那就是給你面子。我就是普通人,對自己的認知永遠是普通。”清醒從始至終包圍著老陳。

            老陳也確實碰到過明星。最火的時候,他說自己什么動作都能上個熱搜。9月8日,有人讓老陳連潘長江,但最后潘長江沒有接。這是屬于互聯網的黑色幽默,網友們希望老陳去“監督”正直播帶貨的潘長江,“潘長江屬于躺著也中槍”,老陳如此評價。

            網友還讓他去連黃圣依,幾次連線都沒連上,網友從老陳直播間到黃圣依直播間刷屏要求連線。那場直播本是黃圣依和楊子的帶貨專場,楊子看到滾動的彈幕立馬號召大家停下了帶貨工作,連上了老陳,讓大家下載“國家反詐中心APP”。一些網友認為老陳和黃圣依私底下有聯系,那場“PK”是溝通過后才達成的,但事實上,老陳并不認識黃圣依,黃圣依也不認識老陳。

            一定意義上,這的確可以體現頂流警官的號召力,但這種不受控制的輿論和直播內容開始讓老陳覺得壓力巨大。“以他們自己的認知來強加于我”,在面對央視網時,老陳這么解釋。

            而直播的阻力也是顯而易見的。老陳承認,對公務人員而言,直播就是有風險的。“一些人不敢去冒險,一些領導也不敢讓自己的下屬去冒險”,自己什么也不怕,一方面是“無欲則剛”,另一方面則是得到了秦皇島市公安局海港分局局長沈玉洲給予的支持——老陳曾中途被調去網絡安全大隊,他請求繼續持有自己運營起來的兩個短視頻平臺賬號,沈局長同意了。

            但外部的壓力依然是持續的。最早在與“西廠公公”“反轉蘿莉”PK時,就有網友連麥告訴老陳,“你和一些‘妖魔鬼怪’PK有損警察形象”。老陳覺得很詫異:真正的妖魔鬼怪是躲在后面的騙子,你能看得到嗎?

            一次連麥的時候,一個網友直接問老陳,“誰讓你穿著警服直播的?”那是老陳第一次懟回去,“我有問題的話,你去舉報我!”老陳對那次回應一直有些后悔,他說自己那次的表現不算成熟,冷處理其實是最好的。此后他對外界的一切指責沉默以對。

            這些指責并不算最沉重的。直播以來,舉報就開始頻繁地落到他的頭上——各種未知原因,未知對象的舉報,一輪又一輪。9月初,老陳的微信遭到封禁,他很震驚。好在之后微信號解封,微信方告知老陳,封禁原因為個人的號碼主動透露導致大量網友添加,被系統判定異常。

            但最終,清醒也促使老陳急流勇退。在接受央視網采訪時,他表示“可能我們一句話說錯了,或者是我們自己的理解和咱們(網友理解的)不同,可能造成一些負面影響,甚至輿情”。但更具體的原因,老陳至今也不愿透露。

            9月9日,老陳宣布暫停直播。僅次于劉德華的流量在此處告一段落。

            有意義,就去做

            從另一個角度說,老陳也是享受直播的。

            他對外不止一次說過這個故事:去年12月,一個安徽的農村小伙子靠背麻袋攢了20萬元,結果被一個名為“動物世界”的平臺全部騙走。他和老陳連麥,說自己準備***。“死都不怕,你還怕啥??!”老陳皺起眉頭激動地拍了一下桌子,“你死了你看不著壞人被繩之以法、被處理的那一天!”那場直播進行了兩個小時,最后這位小伙子被勸服,打消了這個念頭。老陳還給他轉了500元。

            “這件事做完,我認為這是可以吹噓的一個故事。”

            老陳從來沒學過心理學的相關知識,但卻能夠給受害者做心理輔導,他笑稱這是“陳氏心理學”,簡單來說是“想象他的心理狀態,利用他的心理狀態去引導”。對他來說,宣傳反詐這件事情變得越來越重要。一個當過兵的小伙子從傳銷組織逃出,沒有車費,找老陳;一個窮學生被詐騙了,也找老陳。老陳都回應了,1000元、500元的轉。老陳很少表露個人故事和情感,但慢慢地,網友們卻開始稱他為情感主播。老陳也認這個稱號,他說自己在用心交流,而不僅是用語言這么簡單。

            “只要認為是正確的事,大膽去做,不要想后果。我只享受這個過程。為什么我們支持(把直播)做下去?我的目的是什么?人活著的目的是什么?我沒有人家說的那么高尚,每個人都是自私的,人活著的目的其實也是自私的。什么目的?留得美名,修得好死,為了身邊的人更好地活著而活著。”老陳說。

            9月11日的《新聞周刊》節目給了老陳很大的鼓舞,白巖松在節目里說,“老陳利用業余時間來宣傳反詐騙,本身就是與時俱進、向前走的一種志愿者行為,好處很多,沒什么覺得不好的地方,那就讓他去試去做唄”。

            詐騙還在繼續,有人已經開始冒充老陳進行詐騙,并且已經成功。而好的一點是,在老陳離開的日子,反詐依然是一個被熱議的話題。從前的主播“西廠公公”和“反轉洛麗塔”成為了反詐大隊長,開始籠絡“正規軍”加入宣傳隊伍。不少觀眾也呼喚著老陳的回歸。

            “直播是有風險的,但是我們公務人員是不是應該有責任感和擔當?”對過往的舉報和誤解,老陳看開了。他沒辦法舍棄這份事業。

            在短暫退出直播間十余天后,老陳終于又回到了人們的視野里。9月17日,老陳先通過一場開學季反詐宣傳回歸,此后他又和B站被騙了16萬的UP主楊可愛連麥,為她做了心理輔導,錄屏同樣登上了微博熱搜。

            但這次,老陳比過往更加篤定。“這么長時間了,你們也能感覺到,大家關心的不是老陳,而是反詐這件事。”

          二維碼

          掃一掃關注我們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本站不擁有所有權,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果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 275777104@qq.com舉報,并提供相關證據,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標簽: #熱點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sub id="227g7"><sup id="227g7"></sup></sub>

            <optgroup id="227g7"></optgroup>

                  <track id="227g7"><em id="227g7"></em></track>
                  <acronym id="227g7"></acronym>
                1. 女人被粗大的东西猛进猛出_亚洲大尺度av无码专区_两个老外玩我一夜肿了_狠狠色狠狠色狠狠五月